<var id="ntn3h"><strike id="ntn3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tn3h"><dl id="ntn3h"></dl></var>
<var id="ntn3h"><strike id="ntn3h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ntn3h"><video id="ntn3h"><listing id="ntn3h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ntn3h"><strike id="ntn3h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ntn3h"><video id="ntn3h"><menuitem id="ntn3h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ntn3h"></cite>
<thead id="ntn3h"><i id="ntn3h"></i></thead>
消毒餐具真的干凈嗎

一夜之間,大家都熟悉了消毒餐具,對大多數人來說,塑料真空包裝里,裝的不只是消過毒的餐具,還有放心和信任。但是,有讀者最近在飯店就餐時發現,打開包裝后的消毒餐具有污漬;記者探訪一家餐具消毒公司的作業現場,見到的是污水橫流的場面……
【現場】
消毒餐具發現污漬
    10月22日中午,中牟縣建設路上的一家火鍋店,服務員告訴就餐的馮先生,飯店只有消毒餐具,每套收費1元。
    馮先生對此沒說什么,但打開消毒餐具的包裝,他卻發現碗底有一層黃色的印記。他用餐巾紙蘸水輕輕擦拭,碗底的印記消失了,餐巾紙上則留下一層黃色的“糊糊”。馮先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這不是消毒餐具嗎,咋會這么臟?”
    在另一套未開封的餐具里,馮先生又發現碟子底部有明顯的污漬,沿兒上還有明顯的豁口。目睹這些,他和朋友已經沒有了胃口。記者接到投訴后,拍下了現場的畫面。
【探源】
餐具來自“康之源”
    據了解,這家火鍋店使用的消毒餐具來自本地餐具消毒公司“康之源”。記者調查后發現,這家公司的消毒餐具幾乎占領了中牟縣城內所有中檔飯店市場。
    對于這家公司的消毒餐具不干凈,一些飯店老板也很“頭疼”。調查時,中牟縣官渡西街一家飯店的老板向記者抱怨,“康之源”的餐具經常遭到顧客投訴,拆開一包,發現杯子不干凈,還得再打開一包。他說著隨手拿起了桌上的一套餐具,指著杯底給記者看:“你看這污垢!”
    既然不干凈,為什么還要用呢?用之前沒有去“康之源”考察過嗎?老板的答復是:“沒有?吹絼e人用,所以我也用了。我想,如果有質量問題,衛生局應該管吧。”
【暗訪】
作業現場污水橫流
    為了打探“康之源”的消毒餐具到底是如何消毒的,22日中午,記者撥通了餐具上的電話號碼,一再追問公司地址,對方才說出大致方位。在解放路一條臨街胡同里,記者在一個倉庫大院里找到了這家公司。
    大院門口掛著某保鮮倉庫的牌子,有叉車在院子里穿梭,地面是磚鋪成的,上面有一層很厚的灰塵,空氣污濁。在各種貨車中間,停著一輛車身印有“康之源”字樣的貨車。院子北邊有幾間平房,門口掛著“鄭州市康之源消餐服務中心”的牌子。
    記者走進消毒間,看到五六名女工正在洗餐具,每個人都在洗著自己筐子里的碗。工人們都穿著靴子戴著手套,地面上污水橫流,有泡沫和飯菜。其中一個女工的手套已經破了,指頭都露了出來。
    消毒間隔壁是一間廁所,廁所旁邊堆放著已經打碎的餐具,蒼蠅在上面亂飛。
【對話】
“量少了顧不上”
“干啥的?”看到有陌生人進入,車間里一個中年女子起身詢問。記者說是開飯店的,要進餐具,她就放松了警惕,與記者在消毒間里談起了生意。
    了解到記者每天只需要200套餐具時,該女子顯得興趣全無:“量少了顧不上。”她說自己的生意很火爆,平均每天能出貨140~150件(每件24套),十一黃金周時,一天最多能送出200件。
    但面對這樁送上門的生意,她還是與記者談好了價錢:0.7元/套。“你們這兒的餐具都是咋消毒的?”記者詢問消毒質量。“有專門的高溫消毒設備。”女子說著遞過一套包裝好的成品。記者發現成品的包裝膜內居然有一滴水珠,還有一層霧狀水汽。“你們是不是用熱水洗洗就算消毒了?”面對疑問,女子說:“俺這都是經過高溫消毒烘干的,剛出來溫度高,那是‘哈氣兒’。”記者提出想觀看消毒烘干環節,遭到了拒絕。
    記者離開后采訪了鄭州市衛生監督部門一位負責人。他表示,消毒餐具的包裝膜里有水珠肯定不正常,“消毒餐具經過高溫消毒烘干,不會有水分,連水漬都不應該有”。他介紹說,合格的消毒餐具不但不能有任何漬跡,摸起來的手感也應該是澀的,而不是滑膩感。
【再訪】
發現衛生許可證
    23日,記者再次來到“康之源”,工作人員正往電動三輪車上裝餐具,準備往飯店送。記者表明身份后,工作人員立即將消毒間反鎖,并且說這幾天單位放假。
    進不了消毒間,記者見一間辦公室的門開著,就“闖”了進去。在這間辦公室里,記者看到墻上掛著中牟縣工商局頒發給“康之源”的工商注冊營業執照以及縣衛生局頒發的衛生許可證,證件是2006年辦理的,即將到期。
    據了解,該縣的餐具消毒公司由縣衛生防疫站管理。消毒餐具不干凈,衛生許可證又是怎么取得的呢?
【追蹤】
參照別的標準頒發
    昨日,記者致電中牟縣衛生防疫站,一位姓趙的分管消毒餐具公司的女負責人表示,“康之源”的衛生許可證是他們去年發的,當時還沒有專門針對餐具消毒行業的標準,是參照食品等別的行業標準頒發的。
    她介紹,他們對這家公司審查時,發現其有基本的消毒設備等硬件,通過檢測發現其符合國家的餐具消毒標準,便予以許可。
    對記者反映的“康之源”部分消毒餐具有污漬,她說,他們之前也接到過針對該公司餐具的相關投訴,他們接到投訴后去處理時,“康之源”給出的解釋是一條流水線發生故障,導致生產任務加大,所以出現了問題。
    這位負責人還表示,他們將針對記者的反映上門進行檢測。但是,目前尚沒有專門針對消毒餐具的行業標準,他們的檢測也只是看細菌是否超標,如果僅是餐具有豁口等小問題,他們能做的只是要求企業改進。
【疑問】
別的標準管用嗎
    那么“食品等別的行業標準”能作為餐具消毒行業的標準嗎?記者采訪了鄭州市衛生監督所副所長李新慶。他告訴記者,今年7月,鄭州市衛生部門專門下發文件——《2007年鄭州市餐具消毒專項整治工作方案》,第一次以正式文件的形式規范餐具集中消毒站的經營行為。
    文件指出:規范餐具集中消毒站的布局、流程(回收—粗細—清洗—消毒—包裝),提高餐具集中消毒行業的準入門檻,消毒設施應為自動流水生產線,消毒后的餐具預包裝前不得有二次污染環節。“但這只是原則上的規定,沒有比這個更細的了,因為這個行業還處于起步階段,更細的規定應該由省級或國家級衛生主管部門制定,而不是市里。”李新慶說,事實上,目前鄭州市對餐具消毒行業管理參考的是《餐飲業和集體用餐配送單位衛生規范》。它的范圍是餐飲業經營者,包括餐館、小吃店、快餐店、食堂等。說白了,是拿餐具消毒企業當飯店管。“外地有的餐具消毒企業根本不需要衛生許可證,因為衛生部門找不到這些企業必須要辦衛生許可證的依據!”一位業內人士這樣對記者說。
■記者觀察
餐具消毒公司不干凈的有多少家
    除了“康之源”,采訪中記者還接觸到另一家餐具消毒公司。
    負責人朱先生告訴記者,沖著這個新興行業的前景,他投資了110萬元。他們的清洗環節采用了超聲波工藝,經過這道程序后餐具上的污物能立即與杯子分離。他的洗碗機采用的是德國技術,高溫消毒機能達到300多攝氏度的高溫,他用純凈水對餐具進行二次清洗,包裝膜也是高檔的,防止了包裝后的二次污染……
    但這種高標準的投入沒有讓他的公司在同行競爭中脫穎而出,而是陷入了困境。
    “去飯店談時,報完自己的價人家總是嫌貴。”他說,他開出的價格是0.8元/套,飯店稱有人愿意0.7元/套賣給他們,他狠狠心開出了0.6元/套的低價,但一段時間后,飯店還是要終止跟他的合作,因為有人愿以0.5元/套的價格供貨!
    “這樣的競爭結果,到最后只能是餐具的消毒不過關。”朱先生說,每套消毒餐具只收5毛錢,他的高溫消毒機根本就不敢開,因為每小時需要55度電,成本都不夠。“不知道那5毛錢一套的餐具是咋消毒的!”
    據了解,目前鄭州從事餐具消毒的企業大大小小有十幾家,正式注冊的公司有6家。一家較具規模的餐具消毒公司負責人說,業內有十幾家根本就不正規,只是小作坊,充其量只能叫洗碗公司,而不是餐具消毒公司。
 

欧美激情影音先锋_欧美激情在线观看_欧美交换配乱婬